苏轼VS梁实秋,哪一种吃法的大闸蟹才是文人的最爱?

苏轼VS梁实秋,哪一种吃法的大闸蟹才是文人的最爱?

2019-09-03 13:58:45 西风阁

这两日,秋雨氤氲。古人说,一场秋雨一场凉。

眼见秋愈浓,大闸蟹的长势也是一日比一日喜人了。

秋天,总归还是要尝过了大闸蟹才算完整。

蟹太太大闸蟹


说起来,吃蟹在我国已经有千年的历史了。

在这千年里,蟹与酒一起,成了无数文人墨客的最爱。

东晋毕卓就曾说过:“右手持蟹螯,左手持酒杯,拍浮酒船中,便足了一生矣。”
——原来,有酒、有蟹,一生也就可以满足了。

今天我们就来看看,“酒蟹人生的文人雅士,对于吃蟹,有哪些独到的见解。
蟹太太大闸蟹

蟹太太大闸蟹

说起爱吃蟹的文人,第一个不能不提的就是清代的李渔。
作为大闸蟹的老饕,李渔对蟹的喜爱已经到了“痴”的地步。他不仅被人们称为“蟹仙”,更是被家人取笑是“以蟹为命”。

在《闲情偶寄》中,李渔自称每年蟹还未上市,就早早存好了买蟹的钱;

为了更好地品尝大闸蟹,更是养了一位“蟹奴”,专门用来做蟹和剥蟹,李渔对蟹的喜爱,可见一斑。

蟹太太大闸蟹

对于大闸蟹的烹饪方法与美好滋味,李渔也别有一番见解。

他认为,世间好物,利在孤行。“蟹之鲜而肥,甘而腻,白似玉而黄似金,已造色香味三者之至极,更无一物可以上之。”“合全其故体,蒸而熟之。”
大闸蟹鲜、肥、甘、腻,膏黄似玉似金,没有其他美食可以媲美。这样的美味,不宜过度烹调,最好是整只蟹蒸熟,方才能体现其美味。
李渔称九月、十月为“蟹秋”,叹蟹季之短,因而也喜制醉蟹,“虑其易尽而难继”,担心蟹季过后不得食,因而制作醉蟹以备之。

蟹太太大闸蟹

除李渔外,宋代大文豪苏轼也是大闸蟹的爱好者。东坡曾在《老饕赋》中写了自己最爱的几种美食:
“尝项上之一脔,嚼霜前之两螯。烂樱珠之煎蜜,滃杏酪之蒸羔。蛤半熟以含酒,蟹微生而带糟。盖聚物之天美,以养吾之老饕。”
蟹太太大闸蟹

其中的“霜前之两螯”、“蟹微生而带糟”,皆是与大闸蟹有关。

“霜前之两螯”是指秋后螃蟹成熟时的两只蟹螯,“蟹微生而带糟”则是指初初长成的大闸蟹制成的醉蟹。
由此可见,苏轼最爱的是六月黄和成蟹的大蟹螯,算得上是大闸蟹的忠实爱好者了。

蟹太太大闸蟹

现代散文大家实秋先生,对于大闸蟹的烹调方法更是有自己的见解。
他认为蟹保持天然原味的方法是“放在笼屉里整只的蒸”。
蟹太太大闸蟹

南人的“炒蟹肉”(也称“蟹粉”),虽吃起来痛快(省却了吐骨头),但很乏味;
“西餐馆把蟹肉剥出来,填在蟹匡里烤”也是索然寡味;有书里所列举的“汤炸而食”的“炸蟹”或叫作“油锅里炸”的蟹,便干脆堕于旁门左道的玩意儿,乏善可陈。

对于吃蟹,梁实秋认为还是得具备一点耐心,“要慢条斯理,细吹细打,一点蟹肉都不能糟蹋”,才是真正的品蟹之道。

蟹太太大闸蟹

看过了古人对于吃蟹、品蟹、烹蟹的独特见解,相信你在赞叹不已的同时,也早已被大闸蟹的美味所折服,忍不住垂涎不止了吧?

中秋即将到来,作为我国的传统佳节,中秋赠礼必不可少。蟹太太大闸蟹礼券,高端雅致,融心意与品位为一体,是赠海内知己、飨挚爱亲朋的品质之选。


▼扫描下方二维码 即可进入蟹太太微商城

蟹太太大闸蟹

让我们一起期待蟹太太金秋开湖盛典。